您当前的位置:证券之家热点聚焦热点聚焦
分类导航
阅读排行
  • 该分类还没有添加任何内容!
 
 
酒鬼酒人事震荡隐情
发布时间:4/30/2010 8:08:27 PM
 
文章内容

酒鬼酒人事震荡隐情

  这份“高层谈酒鬼、精英话酒鬼”的策划,标志着2010年酒鬼酒高端营销计划已启动。

  素来命途多舛的酒鬼酒,能否在徐可强余下的2年任期内迅速崛起,走出当前低谷?不仅取决于徐能否沉心于此,与公司真正休戚与共,而且,更多取决于董事会和大股东对其的信任。谙熟酒鬼酒的人士认为:“现在要迅速复兴并不容易,资方除了耐心外,还要正确认识徐可强的不可替代性。”

  尽管事过近一月,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酒鬼酒”,000799.SZ)三位高管的辞职风波所带来的阴霾却尚未散尽。

  地处湘西环山叠翠中的酒鬼酒总部,显得静水流深。

  酒鬼酒总经理徐可强的工作,仍是按部就班地进行着。

  4月23日,时代周报记者在湖南省吉首市振武营酒鬼酒总部看到,徐在一份刚刚起草的《宣传工作共同运作方案》文件首页上,签下“同意研讨”,墨迹未干。这份“高层谈酒鬼、精英话酒鬼”的策划,标志着2010年酒鬼酒高端营销计划已启动。

  而副总范震,也在徐的安排下,早在一周前就前往上海,为酒鬼酒在世博会的外展工作而全力以赴。

  然而,素来命途多舛的酒鬼酒,能否在徐可强余下的2年任期内迅速崛起,走出当前低谷?不仅取决于徐能否沉心于此,与公司真正休戚与共。而且,更多取决于董事会和大股东对其的信任。

  谙熟酒鬼酒的人士认为:“现在要迅速复兴并不容易,资方除了耐心外,还要正确认识徐可强的不可替代性。”

  2009年业绩乏善可陈

  无论承认与否,老帅徐可强在2009年交出的成绩单,令各界失望。

  4月26日,酒鬼酒公司一位高管向时代周报记者强调:“公司与徐可强签订的是3年合同,要3年见分晓。现在才过去1年,不会对徐总和韩东不满。”

  这位副总断然否认发生在20多天前的那场人事地震与酒鬼酒2009年业绩有关。

  而另一位两次和记者长谈的高管,则明确表示,酒鬼酒2009年业绩乏善可陈,“是这次冲突的最基本原因”。

  3月2日,酒鬼酒公布的年报显示,2009年实现营收3.65亿元,净利润5848万元,同比增42.07%。但除去非经常性损益4317万元之后,真正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只有1532万元,实际每股收益仅为5分钱。

  时代周报记者深入湘西查证,在酒鬼酒高达4317万元的非经常性损益中,包含“政府财政补贴”和“民族定点企业贴息”两项。

  根据湘西自治州2009 年12月22 日“州政函〔2009〕235 号”文,州政府在12月24日,将802 万元以财政补贴名义,打入酒鬼酒公司账户。

  州财政局预算科张科长坦承:“这个做法,是为了支持酒鬼酒业绩。”

  无独有偶,酒鬼酒还以“民族用品生产企业”身份,享受国家2.88%贴息利率,在2009年获得政策补贴217万元,2008年亦获得155万元。

  “酒鬼酒2009年的业绩并不好于2008年,董事会当然不满意,”一名接近公司的股东说,“而且,还是建立在大笔成本消耗上。”

  在湘西州财政局,国库科科长黄劲松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,2009年酒鬼酒入库税收总额为3975万元,比2008年3000万元多出975万元,同期增长32.5%。

  徐虽在2009年2月即正式入职,但8月份之前都是在做基础性工作,真正发力的时间,只有最后3个多月。

  “大股东和董事会肯定希望能立竿见影,这不难理解。”酒鬼酒公司一高管说。

  管理层与资方分歧被异化

  除2009年业绩外,徐可强更多陷入了酒鬼酒客观存在的公司政治中,他与范震之间的“工作矛盾”,通过这次人事地震被公开化。

  关于3月31日人事地震的市场版本是,当天上午公司召开高层会议,大股东中糖公司突然提出,让副总经理范震和徐可强团队一起打造“大客户联盟”。此营销策略原本无可非议,但问题出在由范震宣布这个计划,徐可强和韩东等事先并不知情。徐认为中糖对自己失去信任,遂向董事会提交辞呈,徐范之间的矛盾由此公开。

  4月25日上午,刚从上海返回长沙途中的范震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采访,他并不回避和徐可强相关的话题。

  范认为和徐之间的矛盾被外界放大:“彼此为工作发生一点争执,哪怕厉害一点,出发点都是为了工作。”

  对矛盾具体所指,范震这样表述:“如果非要找出和徐总的具体分歧,我认为很难。”

  令记者意外的是,范毫无保留地表达自己对徐的仰慕。他说,自2006年接触到徐后,就一直在研究,这个仅年长他5岁的人,为何能成为中国白酒业的翘楚?范透露,他正在筹备写一本关于徐的书。

  知情者评价,五粮液原总经理徐可强等空降酒鬼酒公司后,进入的是一个远比五粮液复杂的环境。

  外界鲜有人知,酒鬼酒高管竟达30人,仅现任经理层就超过10人。还为徐可强配备了4名总经理助理,其中3名来自中糖公司:姚蔚、郝刚和白敬,年龄均在40岁左右,年富力强。

  有人士分析,这些中糖的年轻骨干,学习一段时间后就可担起重任,“中糖最终还是希望培养自己的人来复苏酒鬼酒”。

  “从年龄和性格上看,徐可强和韩东都只是过渡性人物。”一业内人士臆断。记者了解到,在众多高管中,60岁的范震较为特殊,实际是通过中糖“引进”人才,代表大股东利益诉求。

  “也正因此,在3月31日那个会上,范震和资方一个鼻孔出气,让徐可强等震怒。”知情者说。

  公司另一位监事评价范震,自视甚高,口才极好:“是随便一个事情就可以写一篇论文的那种高人。”

  但同为职业经理人,范震年薪26万元,仅为徐可强的1/3。而且,年仅40岁的韩东被委以重任,锐气逼人。因此,范常感怀才不遇,总想找机会施展身手。

  而更实质的分歧则在于,徐可强希望取消酒鬼酒的买断和贴牌,大量引进业内经销商实现真正的市场份额,但中糖更希望看到短期业绩,要求保留业外经销商。

  “徐与股东之间的这种经营理念分歧,有时会被异化,”知情者说,“还是沟通和信任的问题。”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
相关文章
  • ·[图文]酒鬼酒人事震荡隐情



  • 相关说明
    | 关于本站 | 免责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帮助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
    证券之家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1-2008 证券之家 本站法律顾问:北京姚克枫律师